AdTech Ad

媒体策展 · 八月刊 | 谭平,保持童心

  • RobbReport

 

《罗博报告》八月刊封面

 

 

本期媒体策展人:谭平

艺术家以作品《无题》为灵感设计的《罗博报告》专属封套。

 

何为“媒体策展”:《罗博报告》以杂志外衣为媒介,打破设计与艺术边界,呈现独一无二的艺术形态。“媒体策展”项目自创刊之初便启动,每期邀请一位艺术家担任策展人。

 

2016年底,谭平受邀和瑞士艺术家卢西亚诺·卡斯特利一起,在瑞士苏黎世Helmhaus美术馆举办双人的创作艺术展——“山外有山”。按照谭平的要求,主办方在创作现场为他备好了5块2米×3米的空白画布。他原本计划在此完成5幅架上艺术作品,但这个想法在之后10天的创作时间里,逐渐改变了。

 

Helmhaus美术馆位于苏黎世老城中心,由教堂改建而成,供谭平创作和展出的这个美术馆空间,墙面素白干净,两扇大大的窗户,框出了两“幅”童话般的苏黎世景致:优雅古典的尖顶教堂,形形色色的欧式建筑,掩映在白色窗格之中。窗外,还有静谧清澈的利马特河,精美建筑的倒影在水中轻微晃动着。时值冬季,天空却碧蓝如洗,慵懒的阳光透过四方窗格子洒进来,在画布上投射出放大的十字形影子。这与从前在相对封闭的画室中作画的感受大不相同,新鲜的刺激让谭平生发出作品与空间互动的灵感。

 

 

创作现场/Helmhaus美术馆/瑞士苏黎世/2016~2017

 

他的思绪开始在画布之上流淌起来,那些线条、色块爬上画布,如同交响乐中的不同乐器,以各自不同的质感,交织出或悠扬或激昂的旋律。“一开始,我还是画了一些彩色的东西。然后一天一天就出现了黑色,接着黑色越来越多,覆盖的层数越来越多,黑的面积也越来越大……”这黑色,如同层层递进的管弦合奏,把乐曲不断推向高潮。此时的谭平,就好像交响乐团的指挥,在投入的、高涨的情绪中把指挥棒越挥越高,终于,那遒劲有力的一笔延伸挥洒到了画布之外。

 

就在那一瞬间,谭平发现,“作品长在了墙面上,也长在了这个空间里”。那溢出画布的一笔、两笔……如同一些特别的符号,将作品和空间、室内和室外,一一连接起来。这种连接,让作品和墙面、空间,甚至外面的风景一起,构成了一个更大的作品。但同时也产生了一个问题,这个作品只属于这一个地方,“当它其中的一部分拿到另外一个地方的时候,必须和新的空间重新产生关系”。

 

 

创作现场/Helmhaus美术馆/瑞士苏黎世/2016~2017

 

今年3月,诞生于Helmhaus美术馆的这些作品被搬到香港狮语画廊,在“不确定性中的确定性:谭平抽象绘画展”中亮相。谭平需要把离开了特定空间后,变成“未完成”状态的这些作品重新和香港的创作空间产生联系。在这个高楼林立、道路狭窄的城市,“再画同样延伸到墙面的那些线条,会有一种膨胀、拥挤的感觉”。他开始寻找符合这座城市气质的新的连接“符号”。

 

曾有戏剧艺术家感叹,戏剧是一门“朝生暮死”的艺术,每一场演出,都只活在演出进行的那段时空之内,他羡慕绘画艺术可以恒久地留存。如今,谭平却在创作中打破着绘画的恒久性,并为这种创新兴奋不已。“原来的绘画基本上画完它就不属于我了,属于谁都行。现在这个绘画却和我紧密结合在一起。”在香港个展中, 有藏家收藏了谭平的一幅作品。有人开玩笑说,画到墙上的部分怎么办?要把墙也撬回家吗?谭平却认真给予了回应:他将专程去到藏家家里,针对那个特定的空间进行新的创作,为画作和新的空间重新建构关系。

 

 

创作现场/Helmhaus美术馆/瑞士苏黎世/2016~2017

 

谭平曾经把绘画生涯分成四个阶段:画他,画我,我画,画画。“画他”是在认识世界,“画我”是在表达看法,“我画”是在注重过程,“画画”则是上升到了一个更综合也更放松的状态。“就是所有都强调,所有都不强调的一种状态,每天来画就行了”。这大概是武侠小说中所写的无招胜有招的最高境界。

 

他称自己为“业余画家”,业余的心态让“画画变成一件轻松、干净的事”。他喜欢未知和不确定,因为那样让他觉得自己是“活的”。他说:“我画什么东西、干什么事,尽量保持童心。特别是到了一个新的地儿创作,总得‘玩耍’一下。我不知道会画成什么样,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如果早就定好目标,就没有意思了。”“怕不怕观众理解不了你的表达呢?”“观众的理解和艺术家的表达之间距离越大越好!观众会结合自己的生活经历对艺术产生新的思考。艺术之所以一直存在,最重要的是给观者思想上有新的启发,而不是让观者接受一个艺术家的思想。”

 

 

 

AdTech Ad
Stories you may also enj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