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Tech Ad

“艺术化商业”的新境界:每一期杂志封面都是值得回顾的经典

  • RobbReport

 

刊于《艺术市场》6月号下半月刊

 

 

 

 

 

一本杂志,做到十年,说容易也不容易。翻开过刊,通常都会被明显过时的装帧风格“惊”到,最能“烙印”时代特色的封面则不免让人生起怀旧之念。如果将所有的封面呈现为一个展览,的确是不错的创意,但究竟有多少封面经得起当下目光的重新打量呢?不同的杂志,雷同的面孔,已是中国杂志市场司空见惯的现象。现代杂志的过度商业化,以及创新精神的匮乏成为中国杂志业发展的软肋。继德国著名新闻杂志《明镜》在几十年间力邀艺术家为其创作封面后,近年来中国的杂志界也开始有了回应。 Robb Report隶属于美国CurtCo Media出版集团,其旗下19个出版物主打超级高端精品消费市场,其中已有30年历史的Robb Report是全球对精致生活影响力较大的刊物,《罗博报告》中文版由时尚传媒集团于2007年10月正式创刊。联袂国内著名艺术家参与杂志封面创作是自《罗博报告》中文版创刊以来所坚持的一个独特模式,“方寸之间”的封面画作不仅是杂志主打专题的艺术化表达,更成为艺术家表达时代焦点的创作舞台,包括曾梵志、刘野、何汶玦、陈流等在内的当代著名艺术家都曾应邀为《罗博报告》创作主题封面。 3月24日,《罗博报告》十周年封面艺术展在重庆华侨城全界艺术中心开展,展出《罗博报告》精选的30幅封面作品,5月26日,《罗博报告》又与北京王府半岛酒店联合推出第二次封面艺术展,此次展览展出精选的22幅封面作品,展览名为“封面艺术展”,既是一次对《罗博报告》精选封面的巡礼,又像是一次经由艺术作品开启的怀旧之旅。

邢丽: “艺术化商业”如何做出境界?

 

 

 

 

 

 

邢 丽

《罗博报告》出版人兼主编

“《罗博报告》做了十年,今年3月份在上海举办的十周年庆典上,我们拿出一些比较具有代表性的封面作品做了一些展示,同时也请到一些合作过的艺术家参与到我们整个庆典活动当中。”《罗博报告》出版人兼主编邢丽说,“我们从创刊开始就和艺术家一同做‘媒体策展’项目,10年之后我们觉得需要重新表达一下我们对这个产品和行为本身的定位——艺术化商业方向,我们希望把这个话题传达给外界。”

很多时候,一本杂志让人们记住,也许是因为策划过一次眼光独到的选题,或者只是刊登过一篇观点新颖的文章。《罗博报告》的“媒体策展”项目,持续时间长达十年,且水准保持在相当的水平上,很不容易,而在编辑团队时常更新和重组的媒体环境中,一以贯之的坚持所依凭的也不光是信念,其良性、成熟的运作模式值得媒体同行关注和思考。

 

北京王府半岛酒店艺术廊展示空间

 

 

 

 

 

 

封面展不是一个纯艺术展览

 

 

 

 


 

《艺术市场》:两次封面艺术展是怎么“落地”的?

邢丽:今年是《罗博报告》创刊第10年,我们计划呈现一个有连续性的展览来为杂志庆生。第一站选在重庆,是因为合作方华侨城对这个封面展非常感兴趣,觉得应该做一个落地的活动。因为重庆是一个山城,所以我们便选择了和风景有关的一些封面作品,同时也邀请了有代表性的艺术家高孝午一起参加了重庆的展览,第一站的各方反馈很好。

除了二线发达城市之外,我们也开始在北京、上海这样的一线城市做展览。今年和北京王府半岛酒店有一个全年的战略合作方案,现在正值夏季,“媒体策展”项目便以“夏序”为主题做了艺术专场第一季,除了精选往期封面作品以外,还同时展出艺术家陈欣的12幅原作,其中包括他为《罗博报告》创制的封面作品。

《艺术市场》:举办封面艺术展最终目的何在?

邢丽:对于《罗博报告》来说,媒体品牌是很重要的。我们不是一个单纯的纸媒,现在要依托纸媒这个存在形式,那么媒体品牌的重要性显而易见。

就像我们的封面艺术展,其实不是一个纯艺术展览,我们更多是想把它做成封面与艺术家、商业品牌之间的互动,其实我们很多封面上是有商业产品的,这是区别于其他媒体最大的不同。《罗博报告》不是艺术杂志,也不是快时尚类的杂志,而是一个倡导生活方式的杂志,我们关注的是高端生活方式。

和我们合作的品牌机构通常对艺术是有较高需求的,所以我们会按照主题来选择艺术家和确定合作方式。艺术化商业就是把艺术和商业进行一个完美的结合,比如艺术与高端精品消费之间的结合,高端精品消费包含了汽车、腕表、服装等,我们每一期的封面都有它背后的商业价值。

 

2011年4月号封面:陈流×smart

 

 

 

 

 

 

让艺术家发现自己另一面

 

 

 

 


 

《艺术市场》:何为“媒体策展”(或“封面策展”)?如何具体实施?

邢丽: 简单说,就是以杂志外衣为媒介,打破设计与艺术边界,试图呈现独一无二的艺术形态。自项目启动以来,每期我们会邀请一位艺术家担任策展人,目前我们已经制作了100多期艺术家策展的专属封面,合作过的艺术家有徐冰、丁乙、徐累、喻红、刘小东等。我们选择艺术家通常都要对对方有充分的了解,譬如丁乙曾和爱马仕有过绘制丝巾的合作,他有很多新的东西需要通过某种方式来表达,我们合作的可能性即在此。

在前期,我们通常会花很多时间跟艺术家沟通,这种沟通不是说我有个产品需要找艺术家合作,给对方权限范围就让对方自己操作。我们会跟对方谈关于生活、旅行等话题,然后让对方以他自己的逻辑去理解合作的产品。譬如,前一段我们和汪建伟有过合作,他对罗博品牌以及对高端精品消费行业是有初步认知的,但还不够,所以在整个交流过程中,我们就是让他更多地了解罗博品牌。之后,他做出了《他们》这个作品,我们觉得是今年开年以来呈现效果最好的。

有时候我们确实也想不到艺术家最终会做出什么样的效果,有很多合作案例都非常有趣,项目完成后,有的艺术家会感慨“原来我还可以这样做”。让艺术家发现自己的另外一面,这无论是对艺术家还是我们来说,都特别有吸引力。每一个和我们合作的艺术家最终在“媒体策展”这一项目上都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这很有成就感。

《艺术市场》:哪些案例印象最深?

邢丽:其实印象深刻的封面很多,几乎每一期都有自己的故事。2014年,汽车品牌凯迪拉克和王郁洋合作过一个杂志封面。王郁洋本身是做实验艺术的,他有非常强的理论修养。合作之初,我跟他说,和凯迪拉克的合作要强调美国科技是如何改造汽车工业的,结果,我们看完他做的作品后都惊呆了,封套非常特别,有点像“变形金刚”一样的外壳,横剖面的菱形基本上是凯迪拉克的样子,再加上封面作品是用灯管摆成各种菱形,最后用了一个3D的效果渲出来,我们不知道他能做出这样的东西,所以那一期是印象比较深刻的,而且客户非常喜欢这个作品。

印象很深的还有梅赛德斯-奔驰汽车所属品牌smart和陈流一起合作的杂志封面。当时正值smart上市之际,希望出来的作品效果要年轻化,当时我们不太敢选特别年轻的艺术家,但看了陈流的作品,了解到这个艺术家特别喜欢玩游戏,其画作灵感很多也来自游戏,决定试一试。结果陈流做出的封面很有趣,给了我们很多惊喜,其样态就是一个smart从一块长有荷叶的太湖石里蹿出来——太湖石是中国最传统的东西,从太湖石蹿出来有灵动的感觉。我们觉得这个作品特别符合年轻人需求和口味,而且它的表达方式很游戏化,特别像一个插画,最后合作方看了这个作品,也觉得不错。

 

2014年7月号封面:王郁洋×凯迪拉克

 

 

 

 

 

 

引领一种艺术化的生活

 

 

 

 


 

《艺术市场》:“媒体策展”项目的独特性在新媒体环境下如何体现?

邢丽:其独特性表现在更强的参与感和互动性。“媒体策展”项目不仅需要艺术家来参与,我们编辑主创团队也要参与,再加上商业品牌的参与,其实是三方努力的结晶,所以它特别独特。它的“互动性”体现在整个创意过程中,需要很多环节的沟通协调,所以我觉得它是一个特别好的事件营销。伴随着罗博品牌在中国的发展,我觉得艺术的包容性会越来越强,无论是商业品牌还是我们以及我们的用户,现在都能够接受这样的视觉传达了,这是对艺术本身认知的一个提高。

新媒体是对于快消费和快时尚的媒体品牌来说的,《罗博报告》是以不变应万变的媒体平台。首先它的定位群相对高端和小众,另外媒体样态决定了我们现在还是稳中求进的发展态势。《罗博报告》从创刊之时,我们就没有把它定位成一个DM类杂志,我们想做的是一个有唯一特殊样态的东西,希望它能变为客户书架上的一系列收藏品。当你把一年前、五年前或者十年前的杂志拿出来再看的时候,你会觉得它不过时。现在我们的客户更愿意把一年12期的杂志都收齐了,对他们来讲,这是一种艺术收藏品。

《艺术市场》:《罗博报告》倡导的是一种怎样的生活方式?

邢丽:艺术虽然高于生活,但它还是源于生活,所以要走向生活,就是要回到生活。《罗博报告》的这种艺术活动其实引领的是一种艺术化的生活,这种生活很重要。我们跟艺术家的合作除了封面以外,还有很多衍生的文创产品,我们会把这些产品放在微店上售卖,譬如在情人节、母亲节、儿童节都会有相关产品,其实都是依托艺术而产生的。我觉得艺术一定要贴近商业,在贴近商业的同时让它变成一种生活方式,这样的话大家对艺术的认知就会越来越多。所以,我希望艺术不要远离大众,而是要离大众更近。

 

 

 

 

 

 

 

知名艺术家曾梵志、黑田明、杨飞云、左小祖咒、章剑、何多苓、唐志冈、刘野、陈无忌、陈海、刘小东、李超、曾浩、徐累、宋永红等都参与过《罗博报告》的“媒体策展”项目。最近,高孝午、陈欣两位年轻的艺术家为《罗博报告》创作了封面作品。本刊记者请他们讲述了这次“媒体策展”的经历。

 

 

 

 

 

 

 

 

 

高孝午:非常考验想象力和创造力

 

 

 

 

 


艺术家 高孝午

看过《罗博报告》2017年2月号的封面,也许你会觉得,雕塑作品放在纸上原来也可以如此这般色彩斑斓,栩栩如生。

雕塑家高孝午是怎么做到的?“我对平面设计以前是不熟悉的,探讨什么样的作品容易出什么样的效果,是需要通过想象力来完成的,这次和《罗博报告》的合作,我觉得学习的成份居多。”高孝午说,以他所见,目前平面媒体中还没有发现比“媒体策展”这种形式更有意义、效果更好的艺术策展案例,《罗博报告》的这个项目是一个非常成功的案例,因为它体现了一种独特的思维方式。

高孝午为2017年2月号《罗博报告》创制的封套

《艺术市场》:为何创作《再生-鲤鱼》作为《罗博报告》封面?

高孝午:大家通常都会选自己最有代表性的作品来展示,对我来说,我觉得最重要的作品是什么,能否通过这一系列的作品呈现出最好的状态,这是首先要考虑的。我觉得人在步入40岁的时候,如果没有掀起一个人生新的篇章,或者进入一个新的挑战阶段的话,就不大对劲,特别是对于艺术创作来说。

对我来说,这一阶段“再生”这个系列很重要,我认为相较以前的创作而言,这个系列有新的超越,所以我会在这个系列中找一个合适的作品用来呈现。当然,这个阶段还有很多的作品可选,包括《再生-鹿》《再生-蜻蜓》等,对比后我选择了《再生-鲤鱼》,目前来看效果很好。

《艺术市场》:如何看待“媒体策展”这一项目?在合作过程中有什么突出感受?

高孝午:我觉得雕塑作品通过这种“媒体策展”的方式在平面空间得以呈现,对艺术家来说,非常考验想象力和创造力,也很具挑战性。这是真正意义上的跨界合作。这个项目的不同之处在于,艺术家是通过另外一种方式在创作。让艺术家亲自操刀来做封面的整体设计,艺术家首先考虑的是自己的作品如何得到最好的呈现,同时还得考虑如何让杂志封面更有看头。我觉得这是一个能激发艺术家创作的好点子,并且还是一种非常高级的宣传方式,很多艺术家会乐意去尝试一下。

所谓高级的宣传方式,是说最终出来的作品视觉效果上是很好的。比如像现在封面的这种效果,通过普通的拍摄肯定是达不到的,还需要通过特殊的工艺处理之后效果才能出来。纸是有触摸感的,也有其自身的工艺,而雕塑的材质与其有很明显的不同,这对于我来说,就需要了解纸张的工艺如何更好地呈现出雕塑作品的细节和质感来。我觉得不管是哪个艺术家,如果通过纸张去呈现自己作品的话,对纸的特性是要有所了解的,譬如调色,如何将印刷出的效果呈现出跟原作的色彩更为接近,这里边有很大学问。

《艺术市场》:你个人的创作理念和杂志所倡导的理念如何匹配?

高孝午:杂志作为一种信息的媒介,不管它是高端精品消费杂志还是其他类型杂志,最终都会进入到大家的日常生活中去。而我创作的一个核心思想和方向,就是日常生活。忽视最为平常的所在反而去找一些不容易被人理解的东西,我认为对我来说没有必要,可能很多人从中会找到很有意思一些的东西,但我所想表达的可能更平常易懂一些,也更贴近日常大家的思路和习惯。这是我个人创作发力的方向,因为我觉得真理就在日常生活之中。

 

 

 

 

 

 

陈欣:既是挑战,也是难得的施展机遇

 

 

 

 

 

艺术家 陈欣

5月26日,在王府半岛酒店半岛艺术廊展厅里,一边是《罗博报告》的十周年封面展,一边是艺术家陈欣的12幅作品,其中的《雪落三千院No.2》正是他为《罗博报告》创制的封面作品原作。

展览当天下午,陈欣在半岛特设的工作室里分享了自己的艺术经历和《罗博报告》合作的感受。陈欣说,主办方在展览期间还很用心地安排了下午茶,让大家在艺术沙龙里面对原作做交流,这样的方式让艺术不再以高高在上的姿态,而是零距离贴近大众,“很轻松、很惬意,也让每个参与者满意而归。”

 

陈欣《雪落三千院No.2》 (局部)布面油画 110×400cm  2012年

 

2016年12月号封面:陈欣×宝齐莱

《艺术市场》:在接到封面策展邀约后,是如何开展工作的?

陈欣:这次封面策展是我的作品和世界知名手表品牌Carl F. Bucherer宝齐莱在视觉上的共同呈现。我做的第一步就是认真研究宝齐莱的品牌文化和精神。宝齐莱创立于1888年的瑞士历史文化艺术名城琉森,在它近130年的品牌历史当中,历经家族三代薪火相传,在全球同质化、标准化浪潮中,始终卓尔不群、坚持自我,超越时代与潮流,屡屡在传承中求突破,在突破中缔造巍立于全球制表界的传世时计之魂。

我觉得宝齐莱卓尔不群,始终在传承中求突破和创新的百年追求,是我学习的榜样。因为近年我在艺术上的探索是以东方文化为本,将传统人文的“空山”美学意境重构、再造和转化。既然有这样的共鸣点,同时宝齐莱所在的琉森也是一个有山有水、风景如画的胜地。我就选择“空山”主题下的山题材作品。《雪落三千院》系列两张大作品,就列入了我的构思范围。

后来,对宝齐莱的各阶段的经典手表款式深入了解,发现品牌对“独一无二的金色”用得较多,于是就选择了黄色调的《雪落三千院NO.2》和宝齐莱经典款手表结合呈现在杂志的封面和封套上。这个封面设计稿出来后,得到了很好的反馈。最终就确定了这个封面。

《艺术市场》:怎么看待“媒体策展”这一项目?在合作过程中有什么突出感受?

陈欣:作为艺术家,《罗博报告》更让我能每期留意的就是它的“媒体策展”,这应该是中国艺术与媒体或者说艺术与商业合作的时间跨度最久的媒体项目。其操作上也是最成功的案例,可以说目前在中国还找不到第二家这样的案例。

在受邀之前,我就认为这样的“媒体策展”首先让媒体和品牌在运作上独树一帜,以艺术为基点,生发与众不同的精彩。同时,给艺术家充分发挥才华的空间。把顶级高端精品消费杂志的封面交给艺术家来设计,这个想法很大胆,对艺术家来说既是挑战,也是难得的施展机遇。收到邀请之后,在创作封面期间,我拥有极大的创作空间和自由度。《罗博报告》团队,非常尊重艺术和艺术家,在提供我一切所需之外,在设计过程中其他概不干涉。这样的操作理念和团队风貌,应该是“媒体策展”十年一路走下来的关键所在。

《艺术市场》:近些年和哪些品牌合作过?如何理解艺术和生活的关系?

陈欣:我觉得艺术家本身就是社会的一份子。但出于种种原因,目前艺术家群体与社会和大众之间有一个距离感。大众觉得艺术家不食人间烟火,艺术家觉得大众对艺术缺乏了解;好在近年这种情况在一点点改变。就我个人经历,从2013年以来,陆续跟红牛、北京奔驰、ASICS等品牌合作。这种跨界合作的方式易于大众所认知与接受。

我近年在折扇和团扇上的探索同样是让艺术贴近社会的一个举措。我通过折扇和团扇把画变成了装置的“物”。这个“物”是可移动的,它还可以直接进入社会生活,有谁会扛着一幅画上街呢?恰好扇子可以。我希望再现怀袖雅物、清风徐来的记忆景象。

 

本文刊登于《艺术市场》,作者梁毅。

AdTech Ad
Stories you may also enj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