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Tech Ad

2016罗博年度艺术家 | 当代艺术里的“摇滚精神”

  • RobbReport

 

左小祖咒用他独特的见解和方式

向我们提出了生活存在的意义,

具有社会启迪作用。

 

左小是玩摇滚的,这个大家都耳熟能详。左小是个当代艺术家,近期大家也开始对左小的架上当代艺术作品入迷。其实他就是当代艺术里的“摇滚精神”,他用他独特的风格和视角在真诚地解读着当代艺术的本质。

 

去年到今年,左老板很忙。出书《别生气,我又不是在说你》,近期接下来两周,左小的官方微信号预告,他与韩国辉先生合作的新书将在西安和合肥与大家见面。无预警地发布《长的江》摇滚新作再次为电影献身。年初左老板的西安个展“漫长的四年”开幕。用左老板的话说在这近期的四到五年里,他的精力都放在了油画和综合材料艺术上。当然还有N场左叔的不插电音乐会以及各种品牌的跨界活动。这一年,左老板真的有点儿忙。

 

 

不过回到艺术本身上来说,还是喜欢聊聊左老板的绘画艺术,这四到五年一直在忙活的事情。1995年他在东村创作了当代艺术的里程碑作品——《为无名山增高一米》,1999年左小参与主创的这件作品参加威尼斯双年展,这次参展奠定了左小在艺术圈的主流位置。

 

《我也爱当代艺术》左小祖咒

 

近期左叔的“我爱当代艺术”系列,又将《为无名山增高一米》这件作品以一种反讽置换的形式呈现在观者面前,《为无名山增高一米》是为大山增高一米,《我也爱当代艺术》是以猪为载体,地点是同一个地方。关于作品的再次解读出现,左小是这样诠释的:我认为能够推翻自己建立新的结构,让以前的作品在四重奏上得到新的玩法儿,是我认为我想要玩得很有意思的事情。所以这两个作品,尤其是《我也爱当代艺术》后来得到了全世界很多人的喜爱,因为它更直白,直白到路边卖菜的大妈看了都觉得这几只猪是自己身边的生活,锄地的大爷看了也会乐呵呵莫名其妙笑了。人类潜在的自己都没看到的幽默细胞被带动起来了。

 

《走失的主人》专辑封面

 


你知道东方在哪一边专辑封面

 

左小最开始琢磨绘画是因为要画封面,唱片的封面老是不够用,他也出书,有时候海报、唱片的封皮很难做,出版发行量过大,封面不够用,于是画画的目的变得很单纯,只是为了画封面,封面就是广告。封面需要色块好一点儿,要么就是故事好一点儿,方寸之间要达到左小对封面的诉求为初衷,这样的绘画艺术也变得单纯起来。所以他的绘画艺术里无画面技巧,无题材受限,无灵感思想累赘。只是随性调侃的画面,时而果蔬鲜亮,丰富绚烂的色彩;时而对经典进行再次解读,沉静而高级灰。

 

所以“我爱当代艺术”更牛逼,这也是这个系列存在的意义。

 

左老板站在当代艺术圈的边缘做着最当代的当代艺术,他就是当代艺术里的“摇滚精神”。

 

 

 

 

 

私享见解
反讽和调侃有时候是事物有意思的一种互动方式,左小祖咒试图用这种方式来呈现事物的关系,通过打破启动思想。

 

 

 

 

 

AdTech Ad
Stories you may also enjoy...